我是师长范哈儿电视剧(我是师长范哈儿下载)

1935年农历七月初七傍晚,成都城内的“努力餐”大饭店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。这家四川很有名气的饭店,被一位川军师长包了场,今晚他要干一件惊动四川的大事。范绍增这位师长名叫范绍增,时任国民党第二十一军第四师师长,是四川军阀刘湘的部下。在民国四川军阀中,范绍增是个传奇人物,他出生于1894年,四川达州清河场人,绰号“范哈儿”。川渝地区的朋友都知道,“哈儿”就是“傻瓜”的意

1935年农历七月初七傍晚,成都城内的“努力餐”大饭店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。这家四川很有名气的饭店,被一位川军师长包了场,今晚他要干一件惊动四川的大事。

范绍增

这位师长名叫范绍增,时任国民党第二十一军第四师师长,是四川军阀刘湘的部下。在民国四川军阀中,范绍增是个传奇人物,他出生于1894年,四川达州清河场人,绰号“范哈儿”。川渝地区的朋友都知道,“哈儿”就是“傻瓜”的意思,范绍增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绰号呢?

据说,范家在当地也算是名门大族,日子过得很不错。范绍增从小对读书没什么兴趣,就喜欢乱跑瞎折腾。只读了几年书,他就再也不愿意去了,祖父想让孙子靠读书当个地方官员,拎着棒子一顿打,但范绍增就是不去学堂。所以,周围人就叫他“哈儿”,范绍增大大咧咧的,也开始自称“哈儿”了。

作为有钱人家的公子哥,范绍增每天在茶馆游荡,听人家说书,尤其喜欢行侠仗义的故事。没多久,他就加入了“袍哥”,整天在外游荡。民国初年,四川大乱,范绍增随军打仗,不断升迁。范绍增先投靠四川军阀杨森,后投靠刘湘,升迁至师长之职。

1933年,范绍增奉命攻打红军一部,我们今天的故事,就源于此时。那一年在宜昌下游的仙桃镇,范绍增的队伍与红军遭遇,一番激战后,他带领的一个团完全被击溃。混战之中,范绍增的一条腿中弹,独自逃生,一瘸一拐跑进了一座破庙中。

红军就在附近搜捕,范绍增当时觉得命不久矣,就在绝望之时,他忽然听到庙外的院坝中有动静。他探头一看,是一位老太太正在洗衣服,范绍增赶紧爬过去求救。老太太见范绍增可怜,赶紧解下围裙为他包扎伤口,得知有人正在搜捕,老太太又让范绍增爬到檐柱上。之后,老太太把一件刚洗好的大被单晾在了檐柱前,正好挡住了范绍增。就这么,范绍增死里逃生。


范绍增也是个讲义气的人,当即要报答老太太。

民国成都街头

范绍增得知,老太太家庭贫困,现在和小女儿住在一起。既然是救命恩人,范绍增二话不说,就把老太太和她小女儿带到四川,留在身边好好照顾。范绍增腿上的伤很快治好了,但以后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,落下了残疾。伤养好之后,手下人见范绍增对老太太十分尊重,时不时提议,希望能“恩人变亲人”。

后来经人撮合,范绍增把老太太的女儿林姑娘纳为小妾。那个年代,达官贵人妻妾成群很正常,老太太觉得女儿能成为范绍增的小妾,以后肯定荣华富贵,所以十分高兴,极力支持。范绍增也觉得,以后好好对待林姑娘,也算是报答了老太太的救命之恩。

一晃两年过去了,国民政府任命刘湘担任四川省主席,重新组建四川省政府。当年7月,省政府开始从重庆搬往成都,范绍增也率领第四师来到成都驻防。农历七月初的一天,范绍增忽然找到成都“旅蓉绥属同学会”的负责人黄开富,要安排一件大事。

这里要解释一下“旅蓉绥属同学会”,成都别称“蓉城”,范绍增老家达州,是古代绥定府的府治所在。所以,达州地区来成都上学的学生,组建了这个“旅蓉绥属同学会”,同乡之间可以互相照顾。

这些学生大多都是地方士绅子弟,也不乏有才学者能飞黄腾达,范绍增为了自己的关系网,与这个“同学会”联系紧密。黄开富当时就读于国立四川大学,与范绍增交往密切,这一天他被叫到了成都科甲巷的范家宅院,范绍增说:“今年暑假就在成都吧,不要回老家了。”

见黄开富没有反应过来,范绍增笑着说:“七月初七,天上牛郎会织女,我要在这天请客。”黄开富当即答应,并且按照范绍增的要求,联系老家各县的同学,留在成都没回家的都去参加宴席,宴席的地点就选在有名的“努力餐”大饭店。


七月初七晚上,牛郎会织女,饭店里热闹非凡。

民国女子

范绍增穿着白绸缎汗褂,高坐上位,十分高兴。范绍增的一边坐着恩人老太太,一边坐着小妾林姑娘。下面坐着的客人,除了很多学生之外,还有跟着范绍增多年的兄弟和部下,另外还有一位成都某报社的记者。

众人吃吃喝喝,畅快闲聊,十分热闹。酒过三巡之后,范绍增忽然大声喊道:“陈副官!”旁边桌上一位年轻人应声而起,笔直站立,等待范绍增的命令。此时,喧嚣的大厅里也逐渐安静下来,众人以为范绍增接下来有什么安排,全都侧耳倾听。

这个站起来的陈副官,名叫陈云卿,是渠县三汇镇人。陈云卿毕业于渠县中学,不仅长得一表人才,而且才思敏捷,文笔很好。范绍增偶然认识陈云卿后,立刻将他招入麾下,专门负责公文电文之类的文书工作。因此,陈云卿经常出入范宅,是范绍增的心腹。

陈云卿以为有什么命令,但范绍增并未说什么,而是转身看着小妾林姑娘,轻声说:“林姑娘。”坐在旁边的林姑娘一愣,心中有些惊慌,范绍增为什么这么称呼自己呢?但林姑娘还是表面镇定,当即答应并起身,拎起酒壶给范绍增倒了一杯酒。

范绍增拿起酒杯,忽然站了起来,众人看到师长要说话,都放下了手中的筷子,翘首以盼。范绍增看了看林姑娘,又看了看副官陈云卿,开口说:“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没等陈云卿回答,范绍增继续说:“天河上喜鹊搭桥,牛郎和织女相爱一夜!”

众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范绍增身边的保镖忽然向前一步,大声说:“来人哪,把这对奸夫淫妇绑起来!”众人大惊,陈云卿和林姑娘吓得立刻跪在地上,嘴里大喊着“师长饶命”,那老太太也明白发生了什么,也慌慌张张跪了下来,哭求饶命。

原本热热闹闹的宴席,忽然间闹出了这样的事情,众人也是惊慌失措,十分尴尬。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:范绍增发现小妾和副官之间有染,专门在七夕这一天大摆筵席,要惩治这对“奸夫淫妇”!

此时的气氛又紧张又尴尬,大家都等着范绍增发火,说不定副官和小妾活不过今晚了。


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谁也没想到。

“努力餐”旧照

自己的小妾和副官出了这种事情,传扬出去的话,范绍增肯定脸面尽失。所以,大家都猜测,他要当着众人的面,杀了这两人,也算是挽回一些颜面。但谁也没想到,范绍增将杯中的酒泼到保镖的脸上,打了他一巴掌,并训斥说:“混账东西!”

之后,范绍增扶起了身边的老太太,好言劝慰,又扶起了副官陈云卿和小妾林姑娘,安排他们坐在了自己身边。紧接着,范绍增起身对所有宾客说:“承蒙兄弟们赏脸,今天借这个堂子,备几桌酒席成全陈副官和林姑娘的姻缘。本大哥又当媒人,又当娘家人,喜上添喜!”

此话一出,满座哗然,大家都傻眼了。什么情况,范绍增要把小妾嫁给陈副官?这话到底是真是假,会不会是范绍增气糊涂了?

范绍增也不管宾客的反应,起身一手拉着陈云卿,一手拉着林姑娘,让他们两人当场拜堂成亲。之后,他又亲自领着这两人,一桌一桌给宾客敬酒。此时大家才确定,范绍增是真心实意成全这对年轻人,满堂眉开眼笑,大声祝福。

原来,范绍增忙于军务,又经常外出应酬,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小妾林姑娘。副官陈云卿常常到范宅汇报工作,领取命令,出入很自由。没过多久,林姑娘就喜欢上了这个年轻小伙子,陈副官也对年轻漂亮的林姑娘动了心。

时间一长,必然会有人发现,范绍增也知道了此事。他虽然生气,但转念一想,此事既然已经发生,杀了他们又有什么用?最终,他决定摆一场七夕大宴,让这对年轻人拜堂成亲吧。不仅如此,范绍增还让人包下了城中一家旅馆最好的房间,当成这两人的婚房。

民国军阀部队

宾客纷纷赞叹范绍增的大度,当晚赴宴的记者目睹此事后,第二天就刊载了一片文章,盛赞范绍增“成人之美”。街头巷尾都在谈论此事,有人说范绍增又做了“傻事”,有人说范绍增有人情味。

两天后,范绍增送给了陈云卿一张委任状,让他带着林姑娘母女俩去古蔺当县长。为什么这么做呢?范绍增解释说,自己虽然不计较此事,但陈副官肯定心里害怕,以后总不能老是担惊受怕过日子。临走的时候,范绍增还给了林姑娘400块大洋,算是嫁妆了。

此事传出去,众人更是赞誉不断,连刘湘都到处说范绍增有大将风度。这么看来,“哈儿师长”并不傻,他聪明着呢。

后来,范绍增率部出川抗日,多次与日军血战,战功累累。1949年,范绍增率所属两万多人反蒋起义。1950年2月,范绍增被任命为第50军高参兼148师副师长。1953年,范绍增被任命为河南省体委副主任,1977年3月5日,范绍增在郑州去世,终年83岁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jlnskfag.cn/724.html